《宋书·列传·卷五十一》

  宗室

  长沙景王道怜 临川烈武王道规

  营浦侯遵考

  长沙景王道怜,高祖中弟也。初为国子学生。谢琰为徐州,命为从事史。高祖 克京城,进平京邑,道怜常留家侍慰太后。桓玄走,大将军武陵王遵承制,除员外 散骑侍郎。寻迁建威将军、南彭城内史。

  时北青州刺史刘该反,引索虏为援,清河、阳平二郡太守孙全聚众应之。义熙 元年,索虏托跋开遣伪豫州刺史索度真、大将军斛斯兰寇徐州,攻相县,执钜鹿太 守贺申,进围宁朔将军羊穆之于彭城;穆之告急,道怜率众救之。军次陵栅,斩全。 进至彭城,真、兰退走。道怜率宁远将军孟龙符、龙骧将军孔隆及穆之等追,真、 兰走奔相城;又追蹑至光水沟,斩刘该,虏众见杀及赴水死略尽。

  高祖镇京口,进道怜号龙骧将军,又领堂邑太守,戍石头。明年,加使持节、 监征蜀诸军事,率冠军将军刘敬宣等伐谯纵,而文处茂、温祚据险不得进,故不果 行。以义勋封新兴县五等侯。四年,代诸葛长民为并州刺史、义昌太守,将军、内 史如故。犹戍石头。

  时鲜卑侵逼,自彭城以南,民皆保聚,山阳、淮阴诸戍,并不复立。道怜请据 彭城,以渐修创,朝议以彭城县远,使镇山阳。进号征虏将军、督淮北军郡事、北 东海太守,并州刺史、义昌太守如故。以破索度真功,封新渝县男,食邑五百户。 从高祖征广固,常为军锋。及城陷,慕容超将亲兵突围走,道怜所部获之。加使持 节,进号左将军。七年,解并州,加北徐州刺史,移镇彭城。八年,高祖伐刘毅, 征为都督衮青二州晋陵京口淮南诸郡军事、兗青州刺史,持节、将军、太守如故, 还镇京口。九年,甲仗五十人入殿。以广固功,改封竟陵县公,食邑千户。减先封 户邑之半,以赐次子义宗。十年,进号中军将军,加散骑常侍,给鼓吹一部。明年, 讨司马休之,道怜监留府事,甲仗百人入殿。江陵平,以为都督荆湘益秦宁梁雍七 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镇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持节,常侍如故。 北府文武悉配之。道怜素无才能,言音甚楚,举止施为,多诸鄙拙。高祖虽遣将军 佐辅之,而贪纵过甚,畜聚财货,常若不足,去镇之日,府库为之空虚。

  高祖平定三秦,方思外略,征道怜还为侍中、都督徐兗青三州扬州之晋陵诸军 事、守尚书令、徐衮二州刺史,持节、将军如故。元熙元年,解尚书令,进位司空, 出镇京口。高祖受命,进位太尉,封长沙王,食邑五千户,持节、侍中、都督、刺 史如故。永初二年朝正,入住殿省。先是,卢陵王义真为扬州刺史,太后谓上曰: “道怜汝布衣兄弟,故宜为扬州。”上曰:“寄奴于道怜岂有所惜。扬州根本所寄, 事务至多,非道怜所了。”太后曰:“道怜年出五十,岂当不如汝十岁兒邪?”上 曰:“车士虽为刺史,事无大小,悉由寄奴。道怜年长,不亲其事,于听望不足。” 太后乃无言。车士,义真小字也。

  三年春,高祖不豫,加班剑三十人。时道怜入朝,留司马陆仲元居守,刁逵子 弥为亡命,率数十人入京城,仲元击斩之。先是,府中陈告弥有异谋,至是赐钱 二十万,除县令。五月,宫车晏驾,道怜疾患不堪临丧。六月,薨,年五十五。追 赠太傅,持节、侍中、都督、刺史如故。祭礼依晋太宰安平王故事,鸾辂九旒,黄 屋左纛,辒辌挽歌二部,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

  太祖元嘉九年,诏曰:“古者明王经国,司勋有典,平章以驭德刑,班瑞以畴 功烈,铭徽庸于鼎彝,配祫祀于清庙。是以从飨先王,义存商诰,祭于大蒸,礼著 周典。自汉迄晋,世崇其文,王猷既昭,幽显咸秩。先皇经纬天地,拨乱受终,骏 命爰集,光宅区宇。虽圣明渊运,三灵允协,抑亦股肱翼亮之勤,祈父宣力之效。 故使持节、侍中、都督南徐兗二州扬州之晋陵京口诸军事、太傅、南徐兗二州刺史 长沙景王,故侍中、大司马临川烈武王,故司徒南康文宣公穆之,侍中、卫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扬州刺史华容县开国公弘,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 州豫州西阳新蔡晋熙四郡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永修县开国 公道济,故左将军、青州刺史龙阳县开国侯镇恶,或履道广流,秉德冲邈,或雅量 高劭,风鉴明远,或识唯知正,才略开迈,咸文德以熙帝载,武功以隆景业,固以 侔踪姬旦,方丸伊、邵者矣。朕以寡德,纂戎鸿绪,每惟道勋,思遵令典,而大 常未铭,从祀尚阙,鉴寐钦属,永言深怀。便宜敬是前式,宪兹嘉礼,勒功天府, 配祭庙庭,俾示徽章,垂美长世,茂绩远猷,永传不朽。”

  道怜六子:义欣嗣、义庆、义融、义宗、义宾、义綦。

  义欣,为员外散骑侍郎,不拜。历中领军,征虏将军,青州刺史、魏郡太守, 将军如故,戍石头。元嘉元年,进号后将军,加散骑常侍。三年,以本号为南兗州 刺史。七年,到彦之率大众入河,义欣进彭城,为众军声援。彦之退败,青、齐搔 扰,将佐虑寇大至,劝义欣委镇还都,义欣坚志不动。迁使持节、监豫司雍并四州 诸军事、豫州刺史,将军如故。给鼓吹一部。镇寿阳。

  于时土境荒毁,人民雕散,城郭颓败,盗贼公行。义欣纲维补缉,随宜经理, 劫盗所经,立讨诛之制。境内畏服,道不拾遗,城府库藏,并皆完实,遂为盛籓强 镇。时淮西、江北长吏,悉叙劳人武夫,多无政术。义欣陈之曰:“江淮左右,土 瘠民疏,顷年以来,荐饥相袭,百城雕弊,于今为甚。绥牧之宜,必俟良吏。劳人 武夫,不经政术,统内官长,多非才授。东南殷实,犹或简能,况宾接荒垂,而可 辑柔顿阙。愿敕选部,必使任得其人,庶得不劳而治。”芍陂良田万馀顷,堤堨久 坏,秋夏常苦旱。义欣遣咨议参军殷肃循行修理。有旧沟引渒水入陂,不治积久, 树木榛塞。肃伐木开榛,水得通注,旱患由是得除。十年,进号镇军将军,进监为 都督。十一年夏,入朝,太祖厚加恩礼。十六年,薨,时年三十六。追赠散骑常侍、 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持节、都督、刺史如故。谥曰成王。

  子悼王瑾,字彦瑜,官至太子屯骑校尉。三十年,为元凶所杀。世祖即位,追 赠散骑常侍。子粲早夭,粲弟纂,字元绩嗣,官至步兵校尉。顺帝升明二年薨,会 齐受禅,国除。

  瑾弟祗,字彦期,大明中为中书郎。太宰江夏王义恭领中书监,服亲不得相临, 表求解职。世祖诏曰:“昔二王两谢,俱至崇礼,自今三台五省,悉同此例。”太 宗初,为南兗州刺史、都官尚书,谋应晋安王子勋为逆,伏诛。

  祗弟楷,秘书郎,为元凶所杀,追赠通直郎。楷弟瞻,晋安太守,与子勋同逆, 伏诛。瞻弟韫,字彦文,步兵校尉,宣城太守。子勋为乱,大众屯据鹊尾,攻逼宣 城。于时四方牧守,莫不同逆,唯韫弃郡赴朝廷;太宗嘉其诚,以为黄门郎,太子 中庶子,侍中,加荆、湘州,南兗州刺史,吴兴太守。侍中,领左军将军。又改领 骁骑将军,抚军将军,雍州刺史。侍中,领右卫将军。改领左卫将军、散骑常侍、 中领军。升明元年,谋反伏诛。韫人才凡鄙,以有宣城之勋,特为太宗所宠。在湘 州及雍州,使善画者图其出行卤簿羽仪,常自披玩。尝以此图示征西将军蔡兴宗, 兴宗戏之,阳若不解画者,指韫形像问曰:“此何人而在舆上?”韫曰:“此正是 我。”其庸鄙如此。

  韫弟弼,武昌太守,亦与子勋同逆,伏诛。

  弟鉴,员外散骑侍郎,蚤卒。

  监弟勰,字彦和,侍中,吴兴太守,后废帝元徽元年卒。

  勰弟颢,字彦明,侍中、左卫将军,冠军将军、吴兴太守,未拜,元徽四年卒, 追赠右将军。

  颢弟述,东阳太守,黄门郎,与从弟秉同逆,事败走白山,追禽伏诛。

  义欣弟义庆,出继临川烈武王道规。

  义庆弟义融,永初元年,封桂阳县侯,食邑千户。凡王子为侯者,食邑皆千户。 义融历侍中,左卫将军,太子中庶子,五兵尚书,领军。有质干,善于用短楯。元 嘉十八年,卒,追赠车骑将军,谥曰恭侯。

  子孝侯顗嗣,官至太子翊军校尉,为元凶所杀。世祖即位,追赠散骑常侍。无 子,弟袭以子晃继封。升明二年,与员外散骑侍郎安成戢仁祖、荒人王武连、羽林 副彭元俊等谋反,国除。

  袭字茂德,太子舍人,安成太守。晋安王子勋为逆,袭据郡距之,子勋遣军攻 围不能下。太宗嘉之,以为郢州刺史,封建陵县侯,食邑五百户。建陵县属苍梧郡, 以道远,改封临澧县侯。始六年,卒于中护军。追赠护军将军,加散骑常侍,谥曰 忠侯。袭亦庸鄙,在郢州,暑月露军上听事,纲纪正伏阁,怪之,访问,乃知是 袭。子旻嗣,升明三年,改封东昌县侯,与兄晃俱伏诛。

  袭弟彪,秘书郎;弟寔,太子舍人,并蚤卒。寔弟爽,海陵太守。

  义融弟义宗,幼为高祖所爱,字曰伯奴,赐爵新渝县男。永初元年,进爵为侯, 历黄门侍郎,太子左卫率。元嘉八年,坐门生杜德灵放横打人,还弟内藏,义宗隐 蔽之,免官。德灵雅有姿色,为义宗所爱宠,本会稽郡吏。谢方明为郡,方明子惠 连爱幸之,为之赋诗十余首,《乘流遵归渚》篇是也。又为侍中、太子詹事,加散 骑常侍、征虏将军、南兗州刺史。二十一年,卒,追赠散骑常侍、平北将军,谥曰 惠侯。爱士乐施,兼好文籍,世以此称之。

  子怀侯玠嗣,琅邪、秦郡太守。为元凶所杀,追赠散骑常侍。无子,弟秉以子 承继封。

  秉字彦节,初为著作郎,历羽林监,越骑校尉,中书、黄门侍郎。太宗泰始初, 为侍中,频徙左卫将军,丹阳尹,太子詹事,吏部尚书。时宗室虽多,材能甚寡。 秉少自砥束,甚得朝野之誉,故为太宗所委。五年,出为前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 守,不拜,还复本任。复为侍中,守秘书监,领太子詹事。未拜,迁使持节、都督 南徐徐兗豫青冀六州诸军事、后将军、南徐州刺史,加散骑常侍。后废帝即位,改 都督郢州豫州之西阳司州之义阳二郡诸军事、郢州刺史,持节、常侍如故。未拜, 留为尚书左仆射,参选。元徽元年,领吏部,加兵五百人。寻领卫尉,辞不拜。桂 阳王休范为逆,中领军刘勔出守石头,秉权兼领军将军,所给加兵,自随入殿。二 年,加散骑常侍、丹阳尹,解吏部。封当阳县侯,食邑千户。与齐王、袁粲、褚渊 分日入直决机事。四年,迁中书令,加抚军将军,常侍、尹如故。顺帝即位,转尚 书令、中领军,将军如故。

  时齐王辅政,四海属心,秉知鼎命有在,密怀异图。袁粲镇石头,不识天命, 沈攸之举兵反,齐王入屯朝堂,粲潜与秉及诸大将黄回等谋欲作乱。本期夜会石头, 旦乃举兵。秉素恇怯骚动,扰不自安,再饣甫后,便自丹阳郡车载妇女,尽室奔石 头,部曲数百,赫奕满道。既至见粲,粲惊曰:“何遽便来,事今败矣!”秉曰: “今得见公,万死亦何恨。”从弟中领军韫,直在省内,与直阁将军卜伯兴谋,其 夜共攻齐王。会秉去事觉,齐王夜使骁骑将军王敬则收韫。韫已戒严,敬则率壮士 直前,韫左右皆披靡,因杀之,伯兴亦伏诛。粲败,秉逾城出走,于额檐湖见擒, 与二子承、俣并死。秉时年四十五。秉妻萧氏,思话女也。元徽中,朝廷危殆,妻 常惧祸败,每谓秉曰:“君富贵已足,故应为兒子作计。年垂五十,残生何足吝邪!” 秉不能从。

  秉弟谟,奉朝请。谟弟遐,字彦道,亦奉朝请、员外散骑侍朗。与嫡母殷养女 云敷私通,殷每禁之。殷暴病卒,未大殓,口鼻流血,疑遐潜加毒害,为有司所纠。 世祖徙之始安郡,永光中,得还。太宗世,历黄门侍郎,都官尚书,吴郡太守。兄 秉既死,齐王遣诛之。遐人才甚凡,自讳名,常对宾客曰:“孝武无道,枉我杀母。” 其顽騃若此。秉当权,遐累求方伯,秉曰:“我在,用汝作州,于听望不足。”遐 曰:“富贵时则云不可相关,从坐之日,为得免不?”至是果死焉。

  义宗弟义宾,元嘉二年,封新野县侯。六年,以新野荒敝,改封兴安县侯。黄 门郎,秘书监,左卫将军,位至辅国将军、徐州刺史。二十五年,卒,追赠后将军, 谥曰肃侯。子惠侯综嗣。卒。子宪嗣。升明二年,齐受禅,国除。综弟琨,晋平太 守。

  义宾弟义綦,元嘉六年,封营道县侯。凡鄙无识知,每为始兴王浚兄弟所戏弄。 浚尝谓义綦曰:“陆士衡诗云:‘营道无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义綦曰: “下官初不识,何忽见苦。”其庸塞可笑类若此。历右卫将军,湘州刺史。孝建二 年,卒,赠平南将军,谥曰僖侯。子长猷嗣,官至步兵校尉。升平三年,卒。齐受 禅,国除。

  临川烈武王道规,字道则,高祖少弟也。少倜傥有大志,高祖奇之,与谋诛桓 玄。时桓弘镇广陵,以为征虏中兵参军。高祖克京城,道规亦以其日与刘毅、孟昶 共斩弘,收众济江。进平京邑,玄败走。晋大将军武陵王遵承制,以道规为振武将 军、义昌太守。

  与刘毅、何无忌追玄。玄西走江陵,留郭铨、何澹之等固守盆口,义军既至, 贼列舰距之。澹之空设羽仪旗帜于一舫,而别在它船,无忌欲攻羽仪所在,众悉不 同,曰:“澹之必不在此舫,虽得无益也。”无忌曰:“澹之不在此舫,固不须言 也。既不在此,则战士必弱,我以劲兵攻之,必可禽也。禽之之日,彼必以为失其 军主,我徒咸谓已得贼帅,我勇而彼惧,惧而薄之,破之必矣。”道规喜曰:“此 名计也。”因往彼攻之,即禽此舫。因鼓噪倡曰:“已斩何澹之!”贼徒及义军并 以为然。因纵兵,贼众奔败,即克盆口,进平寻阳。因复驰进,遇玄于峥嵘洲。道 规等兵不满万人,而玄战士数万,众并惮之,欲退还寻阳。道规曰:“不可。彼众 我寡,强弱异势。今若畏懦不进,必为所乘,虽至寻阳,岂能自固。玄虽窃名雄豪, 内实恇怯,加已经奔败,众无固心。决机两阵,将雄者克。昔光武昆阳之战,曹操 官渡之师,皆以少制多,共所闻也。今虽才谢古人,岂可先为之弱!”因麾众而进, 毅等从之,大破玄军。郭铨与玄单舸走,江陵不复能守,欲入蜀,为冯迁所斩。

  义军遇风不进,桓谦、桓振复据江陵,毅留巴陵,道规与无忌俱进攻桓谧于马 头,桓蔚于宠洲,皆破之。无忌欲乘胜直造江陵,道规曰:“兵法屈申有时,不可 苟进。诸桓世居西楚,群小皆为竭力,振勇冠三军,难与争胜。且可顿兵养锐,徐 以计策縻之,不忧不克也。”无忌不从,果为振所败。乃退还寻阳,缮治舟甲,复 进军夏口。伪镇军将军冯该戍夏口东岸,扬武将军孟山图据鲁城,辅国将军桓仙客 守偃月垒。于是毅攻鲁城,道规、无忌攻偃月,并克之,生禽仙客、山图。其夕, 该遁走,进平巴陵。谦、振遣使求割荆、江二州,奉归晋帝,不许。会南阳太守鲁 宗之起义攻襄阳,伪雍州刺史桓蔚走江陵。宗之进至纪南,振自往距之,使桓谦留 守。时毅、道规已次马头,驰往袭,谦奔走,即日克江陵城。振大破宗之而归,闻 城已陷,亦走。无忌翼卫天子还京师,道规留夏口。江陵之平也,道规推毅为元功, 无忌为次功,自居其末。进号辅国将军、督淮北诸军事、并州刺史,义昌太守如故。

  时荆州、湘、江、豫犹多桓氏余烬,往往屯结。复以本官进督江州之武昌、荆 州之江夏随郡义阳绥安、豫州之西阳汝南颍川新蔡九郡诸军事,随宜剪扑,皆悉平 之。以义勋封华容县公,食邑三千户。迁使持节、都督荆宁秦梁雍六州司州之河南 诸军事、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将军如故。辞南蛮以授殷叔文。叔文被诛,乃 复还领。善于为治,刑政明理,士民莫不畏而爱之。刘敬宣征蜀不克,道规以督统 降为建威将军。

  卢循寇逼京邑,道规遣司马王镇之及扬武将军檀道济、广武将军到彦之等赴援 朝廷,至寻阳,为贼党荀林所破。循即以林为南蛮校尉,分兵配之。使乘胜伐江陵, 扬声云徐道覆已克京邑。而桓谦自长安入蜀,谯纵以谦为荆州刺史,厚加资给,与 其大将谯道福俱寇江陵,正与林会。林屯江津,谦军枝江,二寇交逼,分绝都邑之 间。荆楚既桓氏义旧,并怀异心。道规乃会将士,告之曰:“桓谦今在近畿,闻者 颇有去就之计。吾东来文武,足以济事。若欲去者,本不相禁。”因夜开城门,达 晓不闭,众咸惮服,莫有去者。雍州刺史鲁宗之率众数千自襄阳来赴。或谓宗之未 可测,道规乃单马迎之,宗之感悦。众议欲使檀道济、到彦之与宗之共击,道规曰: “卢循拥隔中流,扇张同异,桓谦、荀林更相首尾。人怀危惧,莫有固心,成败之 机,在此一举。非吾自行,其事不决。”乃使宗之居守,委以腹心,率诸军攻谦。 诸将佐皆固谏曰:“今远出讨谦,其胜难必。荀林近在江津,伺人动静。若来攻城, 宗之未必能固,脱有差跌,大事去矣。”道规曰:“诸君不识兵机耳。荀林愚竖, 无它奇计。以吾去未远,必不敢向城。吾今取谦,往至便克,沈疑之间,已自还反。 谦败则林破胆,岂暇得来?。且宗之独守,何为不支数日。”解南蛮校尉印以授咨 议参军刘遵。驰往攻谦,水陆齐进。谦大败,单舸走,欲下就林,追斩之。还至浦 口,林又奔散。刘遵率军追林,至巴陵,斩之。

  初,谦至枝江,江陵士庶皆与谦书,言城内虚实,咸欲谋为内应。至是参军曹 仲宗检得之,道规悉焚不视,众于是大安。进号征西将军。先是,桓歆子道兒逃于 江西,出击义阳郡,与卢循相连接,循使蔡猛助之。道规遣参军刘基破道兒于大薄, 临陈斩猛。

  徐道覆率众三万,奄至破冢,鲁宗之已还襄阳,追召不及,人情大震。或传循 已平京师,遣道覆上为刺史,江汉士庶感焚书之恩,无复贰志。道规使刘遵为游军, 自距道覆于豫章口。前驱失利,道规壮气愈厉,激扬三军;遵自外横击,大破之。 斩首万余级,赴水死者殆尽,道覆单舸走还盆口。初使遵为游军,众咸云:“今强 敌在前,唯患众少,不应割削见力,置无用之地。”及破道覆,果得游军之力,众 乃服焉。

  遵字慧明,临淮海西人,道规从母兄萧氏舅也。官至右将军、宣城内史、淮南 太守。义熙十年,卒,追赠抚军将军。追封监利县侯,食邑七百户。

  道规进号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固辞。俄而寝疾,改授都 督豫江二州扬州之宣城淮南卢江历阳安丰堂邑六郡诸军事、豫州刺史,持节、常侍、 将军如故。以疾不拜。八年闰月,薨于京师,时年四十三。,追赠侍中、司徒,加 班剑二十人。谥曰烈武公。平桓谦功,进封南郡公,邑五千户。高祖受命,赠大司 马,追封临川王,食邑如先。

  道规无子,以长沙景王第二子义庆为嗣。初,太祖少为道规所养,高祖命绍焉, 咸以礼无二继,太祖还本,而定义庆为后。义庆为荆州,庙主当随往江陵,太祖诏 曰:“褒崇道勋,经国之盛典;尊亲追远,因心之所隆。故侍中、大司马临川烈武 王,体道钦明,至德渊邈,睿哲自天,孝友光备。爰始协规,则翼赞景业;陵威致 讨,则克剪枭鲸。逮妖逆交侵,方难孔棘,势逾累綦,人无固志。王神谟独运,灵 武宏发,辑宁内外,诛覆群凶,固已化被江汉,勋高微管,远猷侔于二南,英雄迈 于两献者矣。朕幼蒙殊爱,德廕特隆,丰恩慈训,义深情戚,永惟仁范,感慕缠怀。 今当拥移寝祏,初祀西夏,思崇嘉礼,式备徽章,庶以昭宣风度,允副幽显。其追 崇丞相,加殊礼,鸾辂九旒,黄屋左纛,给节钺、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 人,侍中如故。”及长沙太妃檀氏、临川太妃曹氏后薨,祭皆给鸾辂九旒,黄屋左 纛,纻辌车,挽歌一部,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

  义庆幼为高祖所知,常曰:“此吾家丰城也。”年十三,袭封南郡公。除给事, 不拜。义熙十二年,从伐长安,还拜辅国将军、北青州刺史,未之任,徙督豫州诸 军事、豫州刺史,复督淮北诸军事,豫州刺史、将军并如故。永初元年,袭封临川 王。征为侍中。元嘉元年,转散骑常侍,秘书监,徙度支尚书,迁丹阳尹,加辅国 将军、常侍并如故。

  时有民黄初妻赵杀子妇,遇赦应徙送避孙仇。义庆曰:“案《周礼》,父母之 仇,避之海外,虽遇市朝,斗不反兵。盖以莫大之冤,理不可夺,含戚枕戈,义许 必报。至于亲戚为戮,骨肉相残,故道乖常宪,记无定准,求之法外,裁以人情。 且礼有过失之宥,律无仇祖之文。况赵之纵暴,本由于酒,论心即实,事尽荒耄。 岂得以荒耄之王母,等行路之深仇。臣谓此孙忍愧衔悲,不违子义,共天同域,无 亏孝道。”

  六年,加尚书左仆射。八年,太白星犯右执法,义庆惧有灾祸,乞求外镇。太 祖诏譬之曰:“玄象茫昧,既难可了。且史家诸占,各有异同,兵星王时,有所干 犯,乃主当诛。以此言之,益无惧也。郑仆射亡后,左执法尝有变,王光禄至今平 安。日蚀三朝,天下之至忌,晋孝武初有此异,彼庸主耳,犹竟无他。天道辅仁福 善,谓不足横生忧惧。兄与后军,各受内外之任,本以维城,表里经之,盛衰此怀, 实有由来之事。设若天必降灾,宁可千里逃避邪?既非远者之事,又不知吉凶定所; 若在都则有不测,去此必保利贞者,岂敢苟违天邪?”义庆固求解仆射,乃许之, 加中书令,进号前将军,常侍、尹如故。在京尹九年,出为使持节、都督荆雍益宁 梁南北秦七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荆州居上流之重,地广兵强,资实兵 甲,居朝廷之半,故高祖使诸子居之。义庆以宗室令美,故特有此授。性谦虚,始 至及去镇,迎送物并不受。

  十二年,普使内外群官举士,义庆上表曰:“诏书畴咨群司,延及连牧,旌贤 仄陋,拔善幽遐。伏惟陛下惠哲光宣,经纬明远,皇阶藻曜,风猷日升,而犹询衢 室之令典,遵明台之睿训,降渊虑于管库,纡圣思乎版筑,故以道邈往载,德高前 王。臣敢竭虚暗,祗承明旨。伏见前临沮令新野庾实,秉真履约,爱敬淳深。昔在 母忧,毁瘠过礼;今罹父疚,泣血有闻。行成闺庭,孝著邻党,足以敦化率民,齐 教轨俗。前征奉朝请武陵龚祈,恬和平简,贞洁纯素,潜居研志,耽情坟籍,亦足 镇息颓竞,奖勖浮动。处士南郡师觉,才学明敏,操介清修,业均井渫,志固冰霜。 臣往年辟为州祭酒,未污其虑。若朝命远暨,玉帛遐臻,异人间出,何远之有。” 义庆留心抚物,州统内官长亲老,不随在官舍者,年听遣五吏饷家。先是,王弘为 江州,亦有此制。在州八年,为西土所安。撰《徐州先贤传》十卷,奏上之。又拟 班固《典引》为《典叙》,以述皇代之美。十六年,改授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豫州 之西阳晋熙新蔡三郡诸军事、卫将军、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十七年,即本号都督 南兗徐兗青冀幽六州诸军事、南兗州刺史。寻加开府仪同三司。

  为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文词虽不多,然足为宗室之表。受任历籓,无 浮淫之过,唯晚节奉养沙门,颇致费损。少善骑乘,及长以世路艰难,不复跨马。 招聚文学之士,近远必至。太尉袁淑,文冠当时;义庆在江州,请为卫军咨议参军。 其余吴郡陆展、东海何长瑜、鲍照,等,并为辞章之美,引为佐史国臣。太祖与义 庆书,常加意斟酌。

  鲍照,字明远,文辞赡逸,尝为古乐府,文甚遒丽。元嘉中,河、济俱清,当 时以为美瑞,照为《河清颂》,其序甚工。其辞曰:

  臣闻善谈天者,必征象于人;工言古者,先考绩于今。鸿、牺以降,遐哉邈乎, 镂山岳,雕篆素,昭德垂勋,可谓多矣。而史编唐尧之功,载“格于上下,”乐登 文王之操,称“于昭于天”。素狐玄玉,聿彰符命,朴牛大螾,爰定祥历,鱼鸟动 色,禾雉兴让,皆物不盈眦,而美溢金石。诗人于是不作,颂声为之而寝,庸非惑 欤。

  自我皇宋之承天命也,仰符应龙之精,俯协河龟之灵,君图帝宝,粲烂瑰英, 固业光曩代,事华前德矣。圣上天飞践极,迄兹二十四载。道化周流,玄泽汪氵岁。 地平天成,上下含熙;文同轨通,表里禔福。耀德中区,黎庶知让;观英遐表,夷 貉怀惠。恤勤秩礼,罢露台之金;纾国振民,倾钜桥之粟。约违迫胁,奢去泰甚。 燕无留饮,畋不盘乐。物色异人,优游据正。显不失心,幽无怨气。精炤日月,事 洞天情。故不劳杖斧之臣,号令不严而自肃;无辱凤举之使,灵怪不召而自彰。万 里神行,飙尘不起。农商野庐,边城偃柝。冀马南金,填委内府;驯象西爵,充罗 外囿。阿纨綦组之饶,衣覆宗国;渔盐杞梓之利,傍赡荒遐。士民殷富,五陵既有 惭德;宫宇宏丽,三川莫之能比。闾闬有盈,歌吹无绝。硃轮叠辙,华冕重肩。岂 徒世无穷人,民获休息,朝呼韩、罢酤铁而已哉!是以嘉祥累仍,福应尤盛:青丘 之狐,丹穴之鸟,栖阿阁,游禁园。金芝九茎,木禾六刃,秀铜池,发膏亩。宜以 协调律吕,谒荐郊庙,烟霏雾集,不可胜纪。然而圣上犹昧旦夙兴,若有望而未至, 闳规远图,如有追而莫及,神明之贶,推而弗居也。是以琬碑镠检,盛典芜而不治; 朝神省方,大化抑而未许。崇文协律之士,蕴儛颂于外;坐朝陪宴之臣,怀揄扬于 内,三灵伫眷,九壤注心,既有日矣。

  岁宫乾维,月躔苍陆,长河巨济,异源同清,澄波万壑,洁澜千里。斯诚旷世 伟观,昭启皇明者也。语曰:“影从表,瑞从德。”此其效焉。宣尼称“凤鸟不至, 河不出图。”《传》曰:“俟河之清,人寿几何!”皆伤不可见也。然则古人所不 见者,今殚见之矣。孟轲曰:“千载一圣,是旦暮也。”岂不大哉。夫四皇六帝, 树声长世,大宝也。泽浸群生,国富刑清,鸿德也。制礼裁乐,惇风迁俗,文教也。 诛华逋羯,束颡绛阙,武功也。鸣鸟跃鱼,涤秽河渠,至祥也。大宝鸿德,文教武 功,其崇如此;幽明协赞,民祇与能,厥应如彼。唯天为大,尧实则之;皇哉唐哉, 畴与为让。抑又闻之,势之所覃者浅,则美之所传者近;道之所感者深,则庆之所 流者远。是以丰功韪命,润色縢策,盛德形容,藻被歌颂。察之上代,则奚斯、吉 甫之徒,鸣玉銮于前;视之中古,则相如、王褒之属,施金羁于后。绝景扬光,清 埃继路,班固称汉成之世,奏御者千有余篇,文章之盛,与三代同风。由是言之, 斯乃臣子旧职,国家通义,不可辍也。臣虽不敏,宁不勉乎。

  世祖以照为中书舍人。上好为文章,自谓物莫能及,照悟其旨,为文多鄙言累 句,当时咸谓照才尽,实不然也。临海王子顼为荆州,照为前军参军,掌书记之任。 子顼败,为乱兵所杀。

  义庆在广陵,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麇入府,心甚恶之,固陈求还。太祖许解 州,以本号还朝。二十一年,薨于京邑,时年四十二。追赠侍中、司空,谥曰康王。

  子哀王烨字景舒嗣,官至通直郎,为元凶所杀。追赠散骑常侍。子绰,字子流 嗣,官至步兵校尉。升明三年反,伏诛,国除。绰弟绾,早卒。烨弟衍,太子舍人。 衍弟镜,宣城太守。镜弟颖,前将军。颖弟倩,南新蔡太守。

  遵考,高祖族弟也。曾祖淳,皇曾祖武原令混之弟,官至正员郎。祖岩,海西 令。父涓子,彭城内史。

  遵考始为将军振武参军,预讨卢循,封乡侯。自建威将军、彭城内史随高祖北 伐。时高祖诸子并弱,宗室唯有遵考。长安平定,以督并州司州之北河东北平阳北 雍州之新平安定五郡诸军事、辅国将军、并州刺史,领河东太守,镇蒲坂。关中失 守,南还,除游击将军,迁冠军将军。晋帝逊位居秣陵宫,遵考领兵防卫。

  高祖初即大位,下推恩之诏,曰:“遵考服属之亲,国戚未远,宗室无多,宜 蒙宠爵。可封营浦县侯,食邑五百户。”以本号为彭城、沛二郡太守。景平元年, 迁右卫将军。元嘉二年,出为征虏将军、淮南太守。明年,转使持节,领护军,入 直殿省。出为使持节、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南阳竟陵顺阳襄阳新野随六郡诸军 事、征虏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襄阳新野二郡太守。遵考为政严暴,聚敛无 节。五年,为有司所纠,上不问,赦还都。七年,除太子右卫率,加给事中。明年, 督南徐兗州之江北淮南诸军事、征虏将军、南兗州刺史,领广陵太守。又征为侍中, 领后军将军,徙太常。九年,迁右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十二年,坐厉疾不待对, 免常侍,以侯领右卫。明年,复本官。十五年,又领徐州大中正、太子中庶子,本 官如故。其年,监徐兗二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前将军、徐兗二州刺史。未之镇, 留为侍中,领左卫将军。明年,出为使持节、监豫司雍并四州南豫州之梁郡弋阳马 头荆州之义阳四郡诸军事、前将军、豫州刺史,领南梁郡太守。二十一年,坐统内 旱,百姓饥,诏加赈给,而遵考不奉符旨,免官。起为散骑常侍、五兵尚书,迁吴 兴太守,秩中二千石。二十五年,征为领军。二十七年,索虏南至瓜步,率军出江 上,假节盖。三十年,复出为使持节,监豫州刺史。元凶弑立,进号安西将军,遣 外监徐安期、仰捷祖防守之。遵考斩安期等,起义兵应南谯王义宣,义宣加遵考镇 西将军。夏侯献率众至瓜步承候世祖,又坐免官。

  孝建元年,鲁爽、臧质反,起为征虏将军,率众屯临沂县,仍除吴兴太守。明 年,征为湘州刺史,未行,迁尚书左仆射。三年,转丹阳尹,加散骑常侍。复为尚 书右仆射,领太子右卫率。明年,又除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五年,复迁尚书右 仆射、金紫光禄大夫,常侍如故。明年,转左仆射,常侍如故。又领徐州刺史、大 中正、崇宪太仆。前废帝即位,迁特进、右光禄大夫,常侍、太仆如故。景和元年, 出督南豫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南豫州刺史。太宗即位,以为侍中、特进、右光禄 大夫,领崇宪太仆,给亲侍三十人。崇宪太后崩,太仆解,余如故。泰始五年,赐 几杖,大官四时赐珍味,疾病太医给药,固辞几杖。后废帝即位,进左光禄大夫, 余如故。元徽元年卒,时年八十二。追赠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如故。 谥曰元公。遵考无才能,直以宗室不远,故历朝显遇。年老有疾失明。

  子澄之,顺帝升明末贵达。澄之弟琨之,为竟陵王诞司空主簿。诞作乱,以为 中兵参军,不就,絷系数十日,终不受,乃杀之。追赠黄门郎。诏吏部尚书谢庄为 之诔。

  遵考从弟思考,亦被遇。历朝官,极清显,为豫章、会稽太守,益、徐州刺史, 凡经十郡三州。泰始元年,卒于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时年七十五。追赠特进, 常侍,光禄如故。

  史臣曰:余妖内侮,偏众西临,荀、桓交逼,荆楚之势危矣。必使上略未尽, 一算或遗,则城坏压境,上流之难方结。敌资三分有二之形,北向而争天下,则我 全胜之道,或未可知。烈武王览群才,扬盛策,一举磔勍寇,非曰天时,抑亦人谋 也。降年不永,遂不得与大业始终,惜矣哉!

上一章』『宋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宋书 列传卷五十一部分译文

长沙景王刘道怜,是高祖的二弟。刚开始当国子监太学生。谢琰当徐州刺史,叫他当从事史。高祖攻下京城,道怜常常留在家中侍候太后。桓玄西逃,大将军武陵王刘遵奉朝廷命令,任道怜为员外散骑侍郎…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wkj.net/bookview/6763.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合作伙伴:   唐诗  |  诗词大全  |  唐诗三百首  |  古诗大全